CSDN首页>

阿里、微软、360等亮相OSTC,分享各自开源的前因后果

发表于2015-04-01 14:12| 次阅读| 来源CSDN| 0 条评论| 作者CSDN CODE

摘要:3月28日OSTC 2015在京举行,围绕开源社区的运营展开深入解析。在下午分论坛二,来自阿里、360、微软、悟空CRM等知名企业的多位技术专家,悉数分享了各自公司对开源社区的技术贡献和管理心得。

3月28日,由CSDN CODE、腾讯、腾讯基金会、腾讯云主办的“开源技术大会2015”(简称:2015 OSTC)在北京丽亭华苑酒店举行。该会以“社区胜于代码”为主题,设有一个主会场(上午)、三个会论坛,一个女性开源专场和一个信息无障碍专场。话题设置紧贴开源技术与开源运营实战,吸引了大量开源技术爱好者,会场坐无虚席。

下午的分论坛二,在台湾开源社区的长期贡献者、GitCafe市场总监林吕强(Richard Lin)的主持下,Tengine项目发起人、阿里巴巴开源委员会成员朱照远(叔度);360基础架构团队负责人、360技术委员会委员王超;微软(中国)开放技术首席技术推广专家刘天栋;微软开放技术(上海)Principal Program Manager商之狄;悟空CRM创始成员郭松超等专家,就各公司在开源领域的创新产品、技术展开了精彩分享,内容涉及开源社区建设、基础架构、微软开源技术、CRM等领域。

阿里在开源上的那些事


Tengine项目的发起人,开源爱好者、阿里巴巴开源委员会委员

从Tengine的发展以及阿里巴巴开源的过程这两个维度来分享个人开源和企业开源方面的一些经验。个人角度:开源对工程师有很大的意义。很简单一点,你的东西做好了你的回报自然就来了,也就是说你的开源是有回报的,很多开发者人员提供帮助,不断提升你的能力,你的能力就是你在职场和业界赖以生存的境地。通过开源可以让自己的代码有更长的生命周期。还有就是自己的代码会超出更长远的想象。一开始你没有自己的开源项目,可能从参与别人的开源项目做起。做开源很容易,你可以做翻译,就像上午MR分享的环节里面说的,你写的代码程序里面没有BUG几乎是不可能的,所以你遇到BUG的时候,你最好能够给他提解决方式,主动fix。然后从小到大你就慢慢获得这个项目的信任,甚至慢慢变成这个项目的主要贡献者。如果不被接受你可能也别气馁,当你是一个刚写代码不要太气馁,不被接受也不要气馁。

企业开源角度。在做开源之前,一定要知道什么功能开源才能做好开源,因为你知道什么是你的底线,比如说你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你的核心机密是什么,你不能把这些暴露出去。如果你知道了这些底线,比如对于阿里来说,阿里巴巴做开源,是因为我们知道阿里巴巴最核心机密的是数据不是软件,所以我们才会做像这种开源的一些项目。如果你不伤害别人,又有利于他人,何乐而不为。开源与否都要遵守游戏规则。因为开源有两种,一种是你自己做开源,你把自己的软件开源出来,另外一种是你用第三方的开源软件,比如说你用Linux,你用了开源软件你看你是否尊重软件游戏规则。开源对于企业很有好处,对这个公司也是有回报的。开源既做了社会公益,又提高了影响力,你的工程师文化也可以得以发扬。开源是小企业对抗大企业的一种杠杆,也是一个开源企业存活下去的另一个渠道。

360基础架构的开源之路


360基础架构团队负责人、技术委员会委员王超

开源的好处就是能给你带来技术成就感。像我们做基础架构的,其实我们虽然是支持了公司非常多的业务线,但是我们不属于某一个业务线某一个产品。我们的成就感来源于第一方面我们要把注意力放在技术本身,另外一方面把代码开放出去,让成千上万世界各地的工程师去用,如果你公开出去他们使用还是得到一定的满足。然后我们指引技术方向是引入更多的用户需求。

开源的收益涉及到影响力,这个影响力,如果你的开源产品做的被大家认可的话,其实会有很多人帮你做口口相传,做推广。这就是在做开源之后获得的一些额外的惊喜。当然,做开源也面临一些挑战,我想说的第一点就是开源协议和知识产权,这两点公司不注重,但是如果涉及到这个可能会涉及到公司法律问题。比如说开源协议这块,它需要你本身对开源协议有非常好的了解。像GPL,它是有很强的传染性的,比如说我的软件是GPL,你基于我的软件要进行修改,你要开放协议,同样你要使用GPL,同样还有MRT等等这个也有不同的协议,需要大家不同的了解。然后知识产权,如果我开放开源软件,需要关注里面有没有用到第三方的专利,我有没有用这些专利的使用权。

开源社的建设与治理


微软开放技术首席技术推广专家刘天栋

微软之所以选择成立开源社,主要还是想传播开源理念。国人的技术,也有全世界最顶级的各式各样的电子商务应用,互联网应用,行业应用是不比全球差多少,但是我们的技术跟我们的理念为什么不能走出去?我们觉得在开源社区里面有一点是大家可以一起来努力的,就是怎么样把开源软件的授权,然后把开源项目的流程,开源的治理,开源社区的建设这一段,其实是很多不管是在公司,或者是社区,或者是个人开发者中间还是比较缺乏的。所以这是我们觉得对开源软件对中国产业链来讲非常重要的。但是理解开源的过程,还有授权许可这一段是被我们看到目前中国在井喷的厚积薄发的阶段里面更重要。那我们希望成立一个社区的社区,或者叫开源社区共和国的概念,不会让大家觉得是社区孤岛,所有的社区还是企业大家可以一起为这个共同目标来努力,提供理念的教育,提供服务社区的工具,还有社区的行业知识。

开源社的成员有政府单位,也有企业组织,高校更是开源下一个爆发的土壤。很多中小企业他们没有足够的技术开发力量,没有足够的资金或是成本来支持他们的软件开发,那中小企业对怎么样使用开源技术,更好地用开源的授权协助他们规避法律风险,能够快速地帮助企业成长,这些都是一些对各式各样不同的听众、群体的价值主张。

大家聚合在一起之后,开源社其实在开始就参考了不少国外大的软件基金会治理的模式,我们提出了共治,共事,贡献这三个原则。在这个里面唯一检验的原则,或者是成立与否,或者是标准贡献。我们成立了几个软件组,开源组,线下活动组,专案组,文案组,里面会推出很多服务

台湾在开源社群上的发展运营之路


GitCafe市场总监

台湾和大陆在开源活动组织上稍微有点不一样。在台湾,开源活动会约到一家咖啡厅,程序员把咖啡厅包了,大家在这里把电脑打开来编程,然后每周五坐在那里一家咖啡厅,其实这样的氛围在国内是很少的。在这样的环境里分享你的编程心得,会觉得很好。

在台湾,开源大会很能吸引人,每年不管什么样的开源会议都能招来大批的参会者,门票也是供不应求。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参会人数这里面有一些贡献者根本不会写代码,但是他对代码很有热情。在台湾基本标配是10个参会者要有一个服务者,所以1500个人就有150个人来服务。但是每年申请服务的人数远远超过这个比例。

另外就是协作及沟通工具。国内的沟通和台湾略有不同。大陆基本上是代码托管,文档协作,在台湾基本上会使用文档协作,第一个是 Hackpad,这是每个台湾人都用这个来协作。你比较难看出来如何协作和谁贡献多少,那 Hackpad 知道哪个人编辑多少。还有 Google DOC,WIKI。非即时沟通,邮件列表,通常使用,Google Groups 为服务。论坛、BBS也是常见的地方。

开放黑客松平台有多牛?


微软(上海)开放技术项目经理商之狄

商之狄之前在美国硅谷做了很长时间的架构师,后来回国之后继续从事这方面的事务。Hackathon (黑客松)这个名词的,实际上就是 Hacker 们聚集在一起,最早的 Hackathon 发生在1999年的6月,也就是Sun公司,在那里举办过大型比赛的地方。

组织者在举办马拉松之前要想清楚这么做的目的是干什么,首先要定位什么样的主题,要有一个规则,一个人办没有那么多的时间精力,我要找到一个合作伙伴,这是典型的跟好朋友跟合作伙伴合作。我们有一个方案是希望能够让 Hackathon 变成很简单的事情,想举办 Hackathon 的人你只需要花很少的人力物力,很少的活动你就可以把参加者聚集起来。首先这个是开放平台,你放到自己的云帐户里面你自己就可以举办一个 Hackathon。然后你注册之后可以看看不断的有什么新的活动,你可以这一次不感兴趣可以下次里。我们传统很多 Hackathon平台是线下的,我们希望未来更多的Hackathon 不需要线下举办。参赛者带着你的笔记本电脑,只要有网络,就可以开发了。今后我们希望更多的人采纳这个平台,你可以举办Hackathon,来建立自己的影响力和各自的开源社区。同时伙伴可以建立自己的社区。

远离风口的小象:悟空开源CRM的态度和实践


悟空CRM创始成员郭松超

他主要是分享了悟空CRM团队在开源这条路上的过程和经验。同时探索一下开源软件和商业软件它们之间的平衡点,怎么样让开源软件和商业之间的这个平衡点,既有利于用户,又能够让企业持续地走下去。CRM的作用就是可以管理用户,比如说我可以管理参与国开源社第一次活动所有的人员名单。比如是我们以前举行过三次,这三次的人员名单都有,在下一次的时候我可能再邀请以前参加的人进来,这个活动的成功率,或者这个活动的热力程度肯定会得到一个很大的提升。

从另外一方面来讲,其实中国有很多互联网公司真的节操不够高,有可能他们数据工程师,或者说运维人员他随时看到了,你在那儿辛辛苦苦跑的业务,一个月辛辛苦苦跑的业务,他们一瞄就瞄到了。这种机制,我觉得普通程序员来讲职业道德非常高,不会做有毁节操的数据。

继续说盈利模式。对于像我们这种创业公司来讲,这个问题真的是很直接很尖锐的问题,包括我们的投资人,包括我个人的朋友。悟空CRM这款产品在发布了两年多的时间里,下载量超过了50万次。安装成功量,是超过了一万次。也就是意味着曾经至少有一万家中小企业他们使用过我们的软件。但是我们并没有抓他们的数据,我们只是说从他们更新的历史请求里分析出来的数据。我们公司现在也完全能够有自己的造血能力,自己走下去。其实就是在盈利模式这块我们逐渐找到了一些答案。第二个问题我觉得开源软件问题就在于推广和运营。推广和运营这个问题其实也是非常尖锐的,因为对于很多做开源软件企业来讲没有钱做运营,投广告,砸广告,这个就很现实的问题,你只靠一是圈子,二是平台。

0
0